仙逸殿 > 女生频道 > 娇将 > 第214章 囚禁
????大半个时辰,青囊提着药箱从寝殿内走出来,栗蔚云立即的上前接过青囊手中的药箱,背在身上,跟在青囊的身后。

????阎公公笑着走上前来询问皇帝的表情,青囊淡淡的道:“陛下是最近这段时间劳心劳力过甚休息不足而引起的头疼病发。按照上次的方子吃几日,多静养便无碍。”

????阎公公笑着道了谢,便让旁边的一个内侍送青囊出宫。

????被指的内侍正是上次随着青囊去禁院的那位小内侍,他眉头皱了一把,心里暗骂了阎公公一遍。

????让自己领着这个煞星,就好像走在鬼门关前似的。他刚想找个借口推辞,却见到青囊的目光投了过去,当即吓的话不敢说,立即躬身施了一礼领着青囊朝阶下去。

????青囊没有随着他朝宫门去,而是转了方向朝禁院去,小内侍心里又是将青囊给骂了一遍。自己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这辈子倒了这样的霉运。

????他也不敢开口相劝,本来陛下也是应允出了后宫青囊先生可以在宫内自由行走。他只好折返领着青囊朝禁院去。

????在殿前听到了殿内有浅浅的说话声,小内侍立即的上前去开门,但见一张矮方桌前相对跪坐着两人:左边是李云销,正在吃东西,右边的是一个少年模样的内侍,正在给李云销介绍吃食。

????见到青囊进来,李云销立即站起身来,施了一礼。

????少年内侍也紧跟着起身,然后带着几分畏惧的规矩退出了大殿,并将殿门关上。

????“销儿。”栗蔚云立即的放下药箱疾步走上前去。

????李云销听出了声来,仔细的看着跟在青囊身后的少年,也辨认出来。

????“姑姑?”他激动的向前一步,却瞥见站在栗蔚云身后的青囊阴冷的面容,立即的停住了步子。

????栗蔚云却是不顾青囊立即的上前抓着李云销的手臂将他上下的打量一遍。

????“那些宫人有没有再欺负你?身上的伤现在怎么样了?让姑姑看看。”

????“没有,他们被先生教训过之后便没再欺负我,也不朝我跟前来了。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害姑姑担心了。”

????“那就好。”她朝刚刚少年内侍坐的位置瞥了眼问,“他是?”

????“是膳房的内侍,他对销儿挺好的。”

????栗蔚云也猜到了这个少年内侍应该是秦相安命人安排过来的。笑道:“若是在这里遇到了什么事情都可以告诉那个内侍。”

????李云销犹豫了下,继而也明白了一些,笑着点头。

????栗蔚云陪着李云销用完了膳之后,栗蔚云也发现李云销有些话想和她说,但是因为青囊坐在一旁,所以一直不敢开口。

????她便借口要查看李云销的伤势,拉着她去了后殿。

????李云销瞧着青囊没有过来,这才低声的开口问:“姑姑,你是不是认识我的亲姑姑?”

????栗蔚云惊的愣神的看着他。

????李云销也清楚自己家族和姑姑的事情,以为是这话冒犯了栗蔚云,立即愧疚的垂头道:“销儿鲁莽了。”

????栗蔚云伸手抚着他的头发,笑着道:“没什么,我的确认识你亲姑姑。”

????“真的?”李云销的眼中闪现精光,带着几分激动的问,“是在西北的时候认识的吗?”

????栗蔚云迟疑了下,郑重的点点头。

????“是。”

????“那你一定也认识销儿的祖父、父亲和二叔他们。”

????栗蔚云再次的点头嗯了声。

????李云销欢喜的一阵渐渐的便收起了激动的神情,便的低靡。

????“年前二叔……销儿想去拜祭二叔,可先生不许,只能在夏园内遥祭。销儿当年太年幼,现在都记不清他们的模样了,实在不孝。”说着眼眶一红,眼泪啪嗒啪嗒的打在了面前的衣襟之上。

????“傻孩子,他们不会怪你,他们只希望你好好的活着,你要你活的好,便是对他们最大的尽孝。”

????“姑姑……”李云销忽然张开双臂抱着栗蔚云趴在她的肩头哭了的起来。

????也许是怕惊到前殿的青囊,也或许是怕院内的宫人听到,他哭声不大,很压抑克制。

????“姑姑,若你是我的亲姑姑就好了。销儿身边没有亲人了,叔伯姑婶他们都不会再回来了,宫里的兄弟姐妹多半都不在了。销儿在世上就孤零零一个人了。”

????栗蔚云眼眶也湿了,她轻轻的拍着李云销的背安慰道:“他们会回来的,你还有亲人在世上,不是一个人。姑姑会像你亲姑姑一样疼你的,永远。”

????“姑姑……我想父亲母亲,想祖父祖母,想二叔,想两位姑姑,好想好想。”

????李云销的哭声越来越沉,她也忍不住的落泪。

????良久,才低低的在李云销的耳边道:“姑姑也想,很想很想。”

????再过了一阵,李云销止住了哭声,慢慢的离开栗蔚云的怀中,擦拭了自己的脸上的泪水后,哽咽的道:“姑姑,我销儿想去祭拜他们,销儿不想呆在这里,也不想呆在夏园,销儿想离开京城,销儿想去西北,想去虞县,想去北疆。”

????栗蔚云帮李云销擦去再次流下的眼泪,自己也忍住了泪,安慰的道:“别胡乱想,他们终有一日会回来的。”

????李云销在栗蔚云慢慢的劝说下,也渐渐的止住了悲伤。

????恰在这时,听到了殿外尖细的声音传来:“陛下驾到。”

????栗蔚云和李云销均是惊的身子瑟缩了下。

????“姑姑。”李云销担忧的看着栗蔚云,见她因为刚刚流泪,易容的粉也涂了了许多,招眼便能看出端倪。

????他惊慌的四周看了看,忽然拉着栗蔚云朝帘子后面去。

????栗蔚云这才瞧见,这里竟然有一副梳妆台,上面竟然摆着几样胭脂水粉的东西,显然这个禁院以前居住的是一个女子。

????她也没有去多想这里以前居住的到底是何人,便立即匆忙的对着镜子简单的将刚刚泪水涂抹的修饰容貌的粉补上。虽然她平生很少用这些东西,但毕竟是姑娘家,曾经也身为皇后,这些东西用来也是驾轻就熟,三两下便补上。

????此时便听到前殿内传来了隐约的声音在问:“销儿呢?”

????这声音,栗蔚云这辈子也不会忘记,这是那个人的声音。

????她只是愣了一下,便立即的拉着李云销从后殿出去。

????走到前殿,她忍不住的朝那个身着玄色宽袍走到上座坐下的男子看了眼。

????三年了,那个人没有了当年的精壮,一张面容没有了当年的冷峻,甚至有些许的苍白,反而显的柔和了一些。

????她心中几分讥诮,他曾经是大周的战王,是纵横沙场的大将,数年的帝王生涯,没有让他多出帝王的威仪,反而生出了几分低糜之色。

????无论是怎样,那一张脸在她看来依旧是那么的让她厌恶。

????她松开了李云销的手,双双走上前叩拜见礼。

????秦相平声音带笑的道:“朕散心走到这里来,未想到青囊先生也在此处。”

????青囊微微的欠身回道:“前今日销儿受了重伤,草民过来瞧瞧他的伤势。”

????“受重伤?”秦相平略显吃惊的道,然后便关心的问,“销儿,你现在伤势如何了?”

????李云销俯身回道:“谢陛下关心,罪民伤已经好了。”

????“那就好,那就好。”

????然后秦相平便将目光落在了李云销身边的少年身上,此时阎公公上前在其耳边低语了几句,秦相平点了点头。

????“都起来吧!”

????栗蔚云起身后,便退到青囊的身后侍立。

????李云销则是退到了另一边。

????秦相平的目光在李云销的身上逡巡了一边,然后又落在了栗蔚云的身上。

????半晌,秦相平才笑着开口道:“看来朕将销儿接到宫中青囊先生反而是很不放心,那就将你身边这药仆留下来照顾。”

????栗蔚云心中一震,不由的扭头看向秦相平。他嘴角淡淡的笑着,但是眼中弄却一片冰冷。

????她立即的别过目光,瞥了眼站在对面紧张的销儿。

????青囊却是淡淡的没有丝毫情绪的变化,瞥了眼对面不安的李云销一眼,李云销立即的收敛了些。

????他才淡淡的对秦相平道:“多谢陛下。”然后给对边的李云销一个眼色,李云销不情不愿的走上前一步谢恩。

????秦相平有何李云销说了几句家常的话,询问他这几日吃住习不习惯之类的,然后笑道:“如今让夏园的人过来照顾你,你也相熟,正好可以陪你解解闷。”

????李云销微微的抬头看了眼栗蔚云,满眼的担忧。

????秦相平没有待多会儿便离开了,走的时候便也借口天色不早,让青囊离宫。

????众人离开之后,李云销立即的抓着栗蔚云的手紧张害怕的问:“姑姑,陛下是不是怀疑你了。”

????栗蔚云朝院门看了眼,暗暗的吐了口气。

????她虽然能够瞒得过阎公公,但是不一定能够瞒得过那个人,他虽然不知道她是谁,但是也能猜到她不是夏园的人,是和李家有关的人。

????“别担心,没事的。”

????“可是……销儿连累姑姑也被囚禁在这里。”

????栗蔚云望着这座禁院,不由的朝中宫的方向望去,曾经她披着皇后的无上尊荣被囚禁中宫九个月,现在竟然再次的被那个人囚禁。

????她心中冷冷的自嘲,既然自己不是李桑榆了,他也别想再囚禁她一生。

????她轻轻的拍了拍李云销的肩头劝慰道:“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过几日陛下便会让姑姑离开的。还有从现在开始说话要注意些,不可再随便喊我姑姑了。”

????李云销点了点头。

????淮宁王府中,秦相安瘫坐在书案后,目光呆滞的看着面前书案上的一张纸条。

????栗蔚云今日去青囊那儿他是知道的,他只当栗蔚云是有什么话想和青囊说,所以便也随着她,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去年会带着她进宫,更加没有想到的是陛下竟然见到了她,而且将她留在了宫中。

????说是留下来照顾李云销,说白了就是一起软禁。

????若非是怀疑了她的身份,陛下绝对不会这么做。

????他拧了拧眉头,坐起身,将纸条丢进了一旁的暖炉中,顷刻之间化成了灰烬。

????“公子,栗姑娘是易了容进宫的,陛下即便是怀疑也是认不出他来的,想必也是连累不到公子的。”

????秦相安冷笑了声,小西将事情想的也太简单了,这王府之中便有陛下安排的人,栗蔚云的存在陛下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两日朝廷对于西北征伐赤戎叙功论赏的时候,安义侯竟然提到了栗蔚云。

????她只是一个不起眼的斥候长,就算是轻羽营主帅廉驰或者是孟青杨,即便是**川提及栗蔚云的功劳他都不觉得惊讶,可偏偏安义侯提及,他竟然记得栗蔚云这个人的存在。

????让她震惊之余,更是让他不安。

????原本他的计划是赤戎如今这般境况,西北至少未来二十年内不会有什么大的战事,他便想方设法让栗蔚云离开军营,待过一两年,他便聘她为妃。相比较京城的豪门显贵,他想陛下还是很乐意看到他娶一个无权无势的栗家女。所以不会计较太多,必然是会答应的。

????他不想将她推到众人瞩目的位置。以前她便是太耀眼了,以至于才会命运凄苦,如今她也喜欢平淡的生活,自己便给她这份平淡。

????可现在栗蔚云被安义侯这样的一军统帅提出来夸赞,不仅引起了陛下,乃至朝中的人的关注。更是有人私下说栗蔚云有先皇后当年的几分风采,更加引起了陛下的注意。

????如今朝廷上下的人都知道栗蔚云在淮宁王府,知道栗蔚云与他的关系。要不了一两日陛下便会知道那个被他囚禁在宫中的夏园小厮是栗蔚云。

????他被牵扯上李家的案子自然是麻烦重重,甚至还有杀身之祸,可他更担忧的是栗蔚云。

????当年中宫大火的事情,他这几年也查的清楚了,陛下表面对先皇后宽仁厚爱,可是内心却是仇恨的。虽然陛下不可能知道现在的栗蔚云就是当年的皇后,但是不带便陛下不会因为两人那许多的相似,而将仇恨转嫁到栗蔚云的身上。

????更何况栗蔚云现在和李家的关系密切已经是铁上钉钉的事情了。

????他坐会椅子上,再次的暗叹了一声。

????良久才对小西吩咐:“让我们在宫里的人都惊醒些,任何风吹草动立即的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