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错,正是一百万,多的都是利息。”陈妈妈指了指存折,“你看看这存款日期就明白了。”

????叶慎儿疑惑地打开存折,只见存折上只有三笔入账账目,却没有任何出账,这第一笔的入账日期,正是她那年卖祖屋的日期,刚好十万,第二笔是二十万,竟是五年前的九月十日。

????叶慎儿想了想,正是她和段若尘结婚的前几天,第三笔竟是昨天,整整七十万。这三笔进账加上这些年来的利息,加起来正好百万。

????“大妈,这--”叶慎儿疑惑地看着陈妈妈。

????“慎儿,你第一次出嫁时,大妈因为不太喜欢那个段若尘,虽然陈琛给你存了二十万元进去,可是大妈并没有拿出来,想着等你将来需要时才拿出来的,后来你又同他离婚了,还有了囡囡,再后来盘下了超市时,我其实都想拿给你用的,可是陈琛不同意,他说有他在,这些钱你还用不上,于是大妈就一直收着,你可千万不要怪大妈狠心,这后来的七十万,其中二十万是大爸和大妈的心意,还有五十万是陈琛给你的。钱虽然不多,可是刚好凑个吉利数字,我们陈家嫁的可是百万新娘。”

????陈妈妈话还未说完,叶慎儿早已趴在陈妈妈的身上失声痛哭起来。

????“傻孩子,你哭个什么劲,你这几年挣的钱也远远不止这个数吧!至于感动成这个样子吗?”陈妈妈笑着打趣叶慎儿,“你现在可是怀着司徒家未来的希望,情绪得好好控制才行,若那疼你的婆婆醒过来了,还以为我在欺负你了呢。”

????“大妈,我听您的。”叶慎儿收起了眼泪,这才慎重地将存折收了起来。

????“夫人,慎儿是个懂得感恩的人,您和董事长有这么个女儿,真是福气,不过慎儿也多亏有您,才会有个安逸的成长环境。”齐阿姨这时上前来调节气氛。

????“去你的,尽知道哄人开心,当年慎儿赶我走时,也不见你可怜我。”陈妈妈对于当年让齐阿姨来换她照顾叶慎儿之事,一直耿耿于怀。

????“夫人,您还在为这事耿耿于怀呐,我当年可是等您走了后才被陈总调过来照顾慎儿的,而且您误会慎儿的用心了,她是怕您不太习惯住在城市,不但和董事长期分开,又要一个人照顾她们母女俩,她呀,是怕您累出个什么毛病来,没法面对董事长,这才坚持让您回家的。”

????“就你身体好。”陈妈妈白了一眼齐阿姨,“我比不上你好了吧!”

????“夫人这是哪里话,说不定等到了您这个年纪,连您的一半都比不上,再说了,您年轻时做事可是雷厉风行,连董事长也都是要敬您三分的,我在您面前可不敢造次,只是就事说事罢了。”齐阿姨赶紧说道。

????“齐阿姨,您不知道,别说我大爸年轻时会敬大妈三分了,即使是现在,我大爸也是要敬她三分的。”叶慎儿赶紧向齐阿姨说明陈妈妈在家中的地位。

????“爸,您看慎儿都在向齐阿姨揭您的老底了,你这也太没面子了。”客厅里,陈琛歪腻在沙发上,对着身边正拿着剪刀和红纸剪着‘喜’字的陈爸爸挑了挑眉。

????“有什么没面子的,男人本来就应该让着女人才对,等慎儿结婚了就轮到你了,你小子可得好好待人家林宣。”陈爸爸的手很灵巧,这会儿剪的都是双喜,茶几上还剪了几对鸳鸯,一旁的司徒允哲把玩着那些大红的喜字和鸳鸯,爱不释手。

????“爸,谁说我不疼林宣的,我现在可是对她百依百顺,您放心好了,我一定加油努力,争取明年给你抱个大胖孙子,不能老是羡慕别人呀!”陈琛边说边朝司徒允哲瞟去,司徒允哲的注意力正集中在那些剪纸中,哪里听得见陈琛说些什么。

????“完了,又一个妻奴要诞生了,爸,我已经开始同情眼前这混蛋了。”陈琛摇了摇头,叹息不已。

????“怎么说话的,小哲他总是你的妹夫,你以后对待他就要象对待慎儿一样,不要老是混蛋混蛋的叫。”

????“爸,我为什么会叫他混蛋,您也是清楚的,现在倒好,也不知道他给您和妈咪灌了什么迷汤,一个两个都当成宝贝了,我们慎儿也不差呀,论美貌有美貌、论身材有身材、论性格有性格、论那什么脾气也是有的--”

????“陈琛,你这是在夸我呢,还是在损我呢?”叶慎儿实在听不下去了,表示抗议。

????“我当然是在夸你了,当然,也是在警告某些混蛋,我家慎儿可是集美貌、智慧、身材、个性于一体的美人儿,若他日待你不好,你就卷起铺盖回来找哥哥我,我包你把混蛋打得落花流水、头破血流。”

????“你永远没有这个机会,因为我对孩子他爸有足够的信心。”叶慎儿挽起司徒允哲,“阿哲,你不用怕陈琛,以后若他敢欺负你,我定帮你讨回公道。”

????“好!以后他欺负我,我就告诉你。”司徒允哲非常配合叶慎儿,还对陈琛投入得意的眼神。

????“反了你们。”陈琛见叶慎儿和司徒允哲这般齐心,故作生气地挽起了袖子来。

????“小齐,你看看,这一帮大男人在一起,有时也像小孩子似的瞎胡闹,真是不像话。”那端,陈妈妈摇着头对齐阿姨道:“得了,我也懒得同他们为伍了,你带我到姑爷的家里参观参观吧!”

????“这个建议不错,我带你四处看看吧!”齐阿姨说着和陈妈妈离开了客厅。

????“对了小齐,我以前教你煮的那些慎儿爱吃的菜,都忘了吗?”

????“当然不会忘记了,只会越煮越好,不如先带你去厨房参观参观好了……”

????吃了午饭后,司徒允哲变戏法似的弄了一台麻将桌出来,刚好,四个长辈凑成一桌,司徒允哲和叶慎儿在陈爸爸身后出谋策划,陈琛被陈妈妈叫在身后助战,一时之间,厮杀四起,但气氛相当之和谐。

????四点出头时,齐阿姨和周姐去厨房准备晚餐,叶慎儿接周姐和陈爸爸打对,陈琛则接齐阿姨和陈妈妈打对,司徒允哲怕叶慎儿累到了,待叶慎儿打了两圈后,就强行将她换了下来。

????接近四点半时,司徒允哲接了个电话,脸色大变,半晌后又恢复镇定,他不动声色地看了叶慎儿一眼,又轻松地对陈爸爸和陈妈妈说,“大爸、大妈,真是不巧,公司临时有些事处理,晚上回来再陪你们。”

????“去吧、去吧!你已经为了我们耽误了很多时间了。”陈爸爸朝司徒允哲点头。

????“阿哲,公司出了什么事?”叶慎儿想也没想,脱口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有些棘手,别担心,我很快就回来了,对了,饭熟了你们先吃,我会和囡囡一起回来。”司徒允哲说完便凝重地看了一眼陈琛,陈琛会意,不动声色地放下麻将,随意撒了个谎,跟司徒允哲一前一后出了别墅。

????司徒允哲和陈琛这一去,直到很晚都没有回来。

????晚饭时间,齐阿姨和周姐煮了一大桌子的菜,叶慎儿却没有动几筷子,最后还是陈妈妈硬逼着她吃了一小碗饭,又喝了一碗鸡汤。

????晚上九点钟,司徒允哲和陈琛依然没有回来,囡囡直到现在也没有回到家中,让人疑惑的是董治坤的电话竟然也打不通。

????叶慎儿忽然想来司徒允哲临走前,特别对她说的那句‘会和囡囡一起回来’,不由得心往下沉,那句话才是他离开的主要原因吧。

????我的囡囡!你千万不要有事!

????叶慎儿在心中祈祷着,可是她不了解外面的情况,根本不敢乱作主张,只好一次又一次地拨打着司徒允哲和陈琛的电话,可是一个被提示关机,一个已启用来电管家。

????快到十点钟时,叶慎儿让陈爸爸和陈妈妈先去休息,俩老哪里还有心思睡,便一直在客厅陪着,齐阿姨和周姐也不肯去睡,于是大家都围在客厅焦急地等着消息。

????差不多十一点时,司徒允哲和陈琛终于回来了,和他一起回来的,竟然还有乐正东在,可是并没有看到囡囡,叶慎儿心里已有了几分底。

????那个人,还是不肯放过她和囡囡。

????简短寒暄后,陈妈妈顾不得许多,劈头就问司徒允哲,“小哲,怎么没见囡囡,不是说会同你们一起回来的吗?”

????“对不起!我真没用。”司徒允哲低头,羞愧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妈妈又指着陈琛,“陈琛,你来说!”

????“爸、妈,囡囡被段母接走了。”陈琛犹豫了一下,说道。

????“什么?被那个臭女人带走了。”陈妈妈抓着陈琛和司徒允哲不松手,“你们是不是去了芦州,三个大男人也要不回来囡囡吗?”

????“你冷静一点,我不是同你说过段家的背景吗?如果好们有准备,就算是十个人去也没有用。”陈爸爸制止激动中的陈妈妈,又问司徒允哲,“小哲,你把详细情况说一遍我们听听!”

????“嗯!”司徒允哲点了点头,接着简单说了囡囡怎么到的段家,后来又发生过什么情况。

????原来,今天午后,段母直接去了囡囡的幼稚园,因为囡囡喊段母奶奶,所以老师也放松了警惕,不待放学,段母便找了个理由将囡囡接走了,后来董治坤去接了个空,于是这才打电话给司徒允哲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把记忆碾成尘》,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