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逸殿 > 玄幻奇幻 > 请君问取月倾城 > 第六十章 温情居
????清欢从乾坤袋里又拿出养气丸,引灵丸,几株聚灵草,凝神草等等,分别让掌柜的给她估估价。

????典当行掌柜眼冒精光,摩拳擦掌,这可是比大生意,面对冤大头,商人的原则都是:不宰白不宰。

????“一千灵石。”

????“三千。”

????“这个不错,给你五千。”

????别看数额上还算凑合,但其实黑心商家看出清欢对此没有概念,把数往大了说,却只口不提,他口中的三五千,不过是下品灵石,一千下品灵石才能融合,也就是等同于一枚中品灵石。

????更遑论清欢手里的东西,出自白怀仙上,个个都是极品。

????这笔生意,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那便是:血亏。

????清欢尚未没意识到自己被人坑了,还陷入发大财的白日梦中沾沾自喜。

????既然荷包鼓鼓,那便可以开始她的宏图伟业了。

????若你想问,是什么宏图伟业,那清欢会告诉你,她一直有三个梦想:去赌场,进青楼,劫贫济富,啊呸,劫富济贫。

????花阶柳市,不见昼夜的红粉青楼,与那斗鸡走马,呵雉呼卢的赌场,在话本子里都被描写成极乐之地,深深的勾起了清欢的好奇心。

????“这位姑娘来的正是时候,昨日刚到了上好的流云锦,配上阮纱,正是时下最受欢迎的款式。”绸缎铺的店家异常的热情,见她反应不大,又从底下翻上几匹染色甚佳的缎子,凑到她耳边小声道:“这可是极品好货,俗话说人挑衣服,但这衣服也挑呐,若非见姑娘的模样生的水灵,我定是不愿拿出来。”

????一通马屁拍的清欢天花乱坠,她看着满目的红绿紫粉蓝,浅浅的叹了口气,从这堆花团锦簇中,好不容易翻出一匹竹月白的料子,道:“这个不错。”

????绸缎铺的店家反应极快:“原来姑娘喜欢素净些的,这匹也好,竹月白,犹如竹林间的月色,十分淡雅,不知姑娘想做成什么样式,纹纱袍,长裙,月裙,雪娟裙,还是云雁装?”

????“可否做成男装的样式?”清欢道。

????“哦?”店家诧异,道:“姑娘是想要送人?”

????她微微摇头,微笑道:“非也,我自己穿。”

????店家这才算明白了她的本意,原来这位姑娘想要女扮男装。

????这里是修真界,自然不像凡间那样需要亲自剪裁缝制,店家精通此道,利用法术,刷刷刷几下,一套竹月白的男式衣袍就成了型。

????“姑娘,你要的衣袍,三枚中品灵石。”

????清欢捏了个换衣诀,换上了这身男装,做戏做全套,把“垂挂髻”的发式也跟着变了一变。

????她从钱袋里拿出三枚灵石放到桌上,心情一片大好。

????可绸缎铺的店家看过灵石后,板着一张脸道:“这位姑娘,是三枚中品,你这...”他拨了拨桌上的灵石,“可是下品。”

????清欢懵住,她一时忘了灵石还分上中下品这回事,打开钱袋,问:“店家,这里面可有中品灵石?”

????店家凑去一看,摇头否定,又道:“这样吧,一千枚下品,可抵一枚中品,这身衣服三枚中品灵石,你数三千枚下品灵石予我,也是可行的。”

????清欢看着自己原本沉甸甸的钱袋,一下少了许多,心直滴血,想着: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酱醋茶,一件衣服都能这么贵。

????此时的清欢万万没有想到,她才刚从绸缎铺里出来,就被人给盯上了。

????原来是典当行掌柜的人,他见清欢一个没有人保护的小姑娘,乾坤袋里却有这么多好东西,一时间贼心大起,准备劫她一票。

????可这次他派出去的盗贼,并不是个胆子大的,且还是第一次作案,跟着猎物走了许久,都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

????清欢早早的打听好了,在西街上,有一家红馆,名曰温情居,是整个迷谷城最受欢迎的烟花场所。

????正巧她到的时候,天色渐暗,西街比白日更要热闹许多,除了青楼红馆,多家胭脂水粉,玉石首饰的店铺也是生意兴隆。

????清欢祭出“雪云扇”,刷的展开,扇子在空中悠悠拖过,又合于掌心,虽说有点浮夸做作,但也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好吧,激动。

????温情居,虽名为居,却是几个院落的结合,正面看上去,大红灯笼高挂,纱帏锦布入眼,脂粉香气扑鼻,四处珠光宝气,喜庆中带有一点俗气,可进了这温情居,那便是另一番感受,小桥流水引进门,三步一处亭台,五步可见楼阁,更有曲径通幽的小道,运气好时,还能听到有缠绵悱恻的琴声飘出。

????所谓的雅俗共赏。

????清欢第一次见这种阵仗,避着人群贴着墙根子走,见到有搂在一块的男女,更是赶忙用扇子遮住了眼。

????温情居前院是用来接客的,若是只想要听听小曲,酌上两口小酒,在前院坐下便是,若是...自有妈妈桑来安排。

????清欢一步一步的挪动,刚要靠近前院的门,突然,天降一个女子,直接扑进她怀里。

????只见那女子拉着清欢的手臂不放,对追在她身后的,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男子,用酥死人不偿命的声音道:“秦公子,并非小小有意不陪你,实在是小小今日的时间已经被这位公子包下了。”

????清欢闻言,连咳两声,这是什么话本子里也写不出来的狗血剧情。

????她不留痕迹的侧开身子,没想到这个名叫小小的女子直接扑了上来,娇声说道:“公子,你说句话呀?”又压低声音,在她耳畔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烦请姑娘帮我摆脱此人。”

????清欢一听,女侠之心熊熊燃烧,路见不平,自当拔刀相助,这忙,她帮定了。

????姓秦的公子见清欢看起来甚是好对付,狰狞着面孔,甩手甩脚的走到她面前,不屑道:“哪里来的小白脸,竟敢跟小爷抢人,坏了小爷的好事,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跟在他身后的一个小厮狗仗人势,骂道:“还不赶快滚,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清欢合扇冷哼道:“如果我偏要尝尝这罚酒的滋味呢。”

????“你!”秦公子祭出一把刀,刀上散发着不少怨气,想必此人刀下冤魂不少,“那今日就让你做了这乌龙刀的刀下鬼魂,我倒要瞧瞧你没有了这副躯壳,可还风流得起来。”